墙根下的山村老人们-诗歌-齐鲁晚报网

www.sbet138.com

2018-10-07

作者:冯歌1更为严格地说,他们之间有我的长辈,也有我的平辈都是六、七十岁往上的人背靠在一道石墙并排坐着说和风暖阳说过去的历史,说现在的家长里短说去年果树收成和今年麦地里栽上了桃树话题就这么叠了一层又一层尘土依然新鲜这种生活说不上轻松,孤单聚在一起沉默不语也是一份满足黄昏跟在他们身后蹒跚着各自回家一顿晚饭给生活画上一天考勤2墙根空出来的那个位置上的人今天去了县城,爬在火葬场的高烟囱上抽了几口闷烟,趁夜骑上一匹白马走了老人们谈这件事的时候,像在谈自己的明天,从容、淡定、无所畏惧从坐在墙根的那一刻起就把最后一站的剧目排练得娴熟最接近他们的,白底黑字的村民委员会木牌子立在同一堵墙上,像现实里老人们中的一员,它木讷、无语村庄疼在何处,它比哪个老人都清楚3如今山村清瘦许多了,无力留住年轻人外村姑娘嫁进来是有前提的新家必须是县里的新楼房村庄让老人在陪伴越来越寂寞的宅基和耕地村庄最显眼的村委院墙根像山村的一道窗口,证明着整个村庄生生不息4无人在意这些话说的吉不吉利无意于这些老人们话题的深层含义我不常回乡,偶尔回去一次把省城生产的香烟一支一支分给他们那些苍老的面孔、布满老茧的手一下子辨认出杏旺坡长大的的孩子攥我的手非常用力,村子里这些年发生的事情以及小时候爬树掏过的鸟窝如同新年里第一锅煮熟的水饺滚烫、带着新鲜香味5让他们用手把我拽回童年那时候他们虎背熊腰,能挑两百斤的担子翻山越岭,那时候他们给村庄家庭和子女的未来,绘制的美好规划历历在目我看到他们的白发一瞬间返黑了我看到他们眼里一瞬间闪烁出陈年的光芒那一夜,我住在老宅村庄里的鸡、鸭、鹅、狗集体禁声。